管理学家施炜:我理解的德鲁克 新浪财经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  • 来源:中大南方教务系统_中大教务系统_中北大学教务处|中北大学教务处
阅读模式

  4

  管理行为理论

  德鲁克管理理论体系第三部分的主题是管理行为。

  1954年,《管理的实践》出版,标志着管理学理论的诞生。工业革命和市场经济出现以来,工商企业成为社会组织的主要形态。

 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,到了20世纪50年代,全球进入相对稳定的经济秩序,时代对系统研究管理提出了要求,德鲁克管理理论应运而生。

  记得他曾自豪地说过:在《管理的实践》出版之前,管理好像是少数天才做的事,沒有人学得会。我把管理变成一门学科。

  很大程度上,管理学是我发明的。作为管理学的奠基人,德鲁克对管理学的论述可以说是包罗万象的。我择要谈几点体会。

  1.管理的定义

  德鲁克认为,管理是一种实践,最重要的不在知而在行。管理是学科但不是科学。正是这一定义,使一门心思将管理“科学化”的学院派们与德鲁克产生了差距。

  后来,明茨伯格将管理定义为实践、科学和手艺的交集。在德鲁克看来,管理是当今社会的伟大实践,是利用资源发展社会生产力的社会器官。

  既然是器官,管理需要从功能角度去理解,其任务在于创造超越个体或部分之和的整体成果。

  在《管理的实践》中,德鲁克讲了三个石匠的寓言:为获取报酬求得生存的人不是管理者,把自己活儿干好甚至成为全国顶尖工匠的人不是管理者,而致力于建造整个大教堂的人才是管理者。

  对于管理的内容,德鲁克曾经列出了林林总总许多方面:确定目标,构建组织,沟通,授权,建立评价标准,培养人。

  我一直记得德鲁克最著名的话:管理是通过他人的工作来获取成果。管理者不能什么事都亲力亲为,需激发被管理者的潜能和积极性。

  德鲁克发出了至今仍震撼人心的呼吁:管理就是要成就他人!

  德鲁克对管理的定义,包含着领导的内容。而领导行为蕴含着精神和道德因素。与中国圣人孔子有些类似,德鲁克一直强调要选用正直的领导人,要激发组织成员的善意。

  管理甚至是一种社会制度,它是文明的产物,也属于文明自身,体现了社会的基本信仰。

  职业经理人的出现,专门性管理活动的产生,让一直关注工业化以来组织冲突和社会诸多缺陷的德鲁克看到希望:善意的、合符人性的管理,是组织和社会良性运行的基石。

  实际上,德鲁克所有的管理学说,都是围绕人、人的尊严、人的发展展开的,体现了鲜明的个人本位。

  德鲁克还从宏观层面探讨了管理的意义。

  一是社会资源配置角度

  市场经济出现以后,人们普遍认为,看不见的手即交易机制能够使社会资源实现有效、均衡的配置。德鲁克认为,组织出现之后,管理在资源配置中也起到重要作用。这实际上意味着组织对市场的替代。著名商业史学家钱德勒把组织内部的调控机制称作看得见的手。

 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、制度经济学家科斯分析组织的边界时,也把市场机制和组织机制(管理)并列,两者视效率状况可以互换。

  二是社会道德角度

  亦即管理的合法性角度。资本主义制度出现之后,赞扬者们一直宣称:个人自利产生了社会福利。刚进入学界的年轻德鲁克就不太认同,他对“工业人”的未来忧心忡忡。

  大约20多年后,德鲁克发现了个人利益和社会利益协调的桥梁,那就是管理。

  通过管理,使每个组织中的个人都有承担责任的意愿,都能为组织外部的顾客创造价值。个人的努力,增进着社会福利;个人责任和社会责任相互统一。

  正是认识到管理的社会意义,德鲁克才极其重视管理者的价值观,重视“博雅”之道。

  2.博雅管理

  德鲁克在晚年把管理定义为博雅的艺术。说实话,本人并不完全认同这一中文翻译,相比而言,邵明路先生所说的“自由的技艺”可能更贴近德鲁克的原意。

  由于中国文字字面意义的引导性和暗示性,人们一看到“博雅”就会联想到广博、雅致,而它们显得如此高端、如此精英。其实,德鲁克一再强调,管理与人格、知识没什么关系,人人都能学会。

  在我看来,“自由的艺术”有三层意思:

  一是自由的、个人主义的、人文关怀的理念。这里的核心是让他人自由。这一点前面已经说过。

  二是具体情境、场景下解决问题的动态性、机动性和实践的丰富性。用中国语言说,就是不拘一格。

  三是管理技艺学到较高程度,进入了庖丁解牛、行云流水的自由境界。自由是美的象证,是艺术的灵魂。德鲁克最终把管理归于艺术和自由,归于心灵的解放,使创新有了不竭的源泉。

  当然,从语言发生学角度,我并不反对博雅管理的概念。既然已经约定俗成,就继续遵从吧。

  据我有限的观察,中国企业真正践行博雅管理的并不多。这里有企业所处成长阶段及竞争环境的原因,也有商业文明程度和文化传统的原因。

  当今环境下,更多企业施行的是高任务、高压力、高激励、高淘汰的高能文化(我概括为高能组织),这种法家式的绩效机制更有力量。长期权力文化熏陶下的管理者往往缺少尊重下属的雅量,而被管理者有的也缺乏自律心理。

  一些倡导儒家文化的企业,不是以个人为本,而是以集体为本;通过教化影响、控制员工思想,这和真正的博雅相去甚远。可能要等90后、00后成为企业的主体,博雅管理才有施行的土壤。

  美国著名的德鲁克研究者、德鲁克的好友和同事(克莱蒙特大学德鲁克—伊藤雅俊管理研究生院)马洽列洛认为,德鲁克的博雅思想在美国也“失落”了。

猜你喜欢